拉曼迈丁─极端主义叫人不敢恭维

对于马来商会前主席拉曼迈丁(Rahman Maidin)加入伊斯兰党一事,我只能对民联说声:祝君好运!

我在1999年至2000年时,曾参与了政府的“国家第二经济协商理事会”,当时,主要是让各造集思广义,为国家在21世纪的经济发展路向,找到正确的方向。

当时的参与者中,都是来自国内各团体与各种族代表,而拉曼迈丁当时便是代表马来商会参与其中,拉曼迈丁当时在会议上的种族极端思维,也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我们在多次的会议中交锋,而拉曼迈丁都是每次让大家吵得面红耳赤丶会议最终不欢而散的始作俑者,他的极端思维与立场,绝对是其他代表不敢苟同也不敢恭维的。

我必须说,在我的人生中,鲜少遇到如此极端的巫裔同胞,而他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极端主义者,在经济协商理事会中,他的言论都具针对性,尤其针对华裔在经济和教育的发展。

今天,拉曼迈丁基于在巫统的际遇不佳,进而另谋政治出路,并选择了伊斯兰党,我想,民联其他的领袖尤其华裔领袖,总有一天可以领教他的极端思维。

只是,让我感到悲哀的是,民联今日竟然还有人可以高声欢迎拉曼迈丁,一位曾经致力要阻止华裔在经济方面的发展,以及有意图促政府消灭华教的人士。

Posted in 家祥文章及文告 | Leave a comment

魏家祥:法令保護華小獨中地位‧“維持原狀非限制數目”

(布城28日訊)教育部副部長拿督魏家祥強調,1996年大馬教育法令第151條文針對華小和獨中闡明維持原狀,指的不是限制學校的數目,而是在保護華小與獨中的地位。

他強調,否則全國華小也不會從1996年的1千283所,增加到今天的1千294所。

針對一般對維持原狀的詮釋是不能增加的問題,魏家祥說,這要看華社和律師本身如何詮釋了,“但是,我是很樂觀的向前看。"他說,如果有關條文是說不能增加,那從那個時候(1996年)到現在,就不會增加新華小了。

他說,所謂維持原狀,根據律師的說法,可以延伸解讀或直接解讀。

他於今日針對董總指他在教育法令條文上誤導民眾的課題召開新聞發佈會,作出上述澄清。

1996年後華小增16

他說,實際上在1996年後,華小數目增加了16所,至今已運作的至少有10所,其餘還在籌備中。

他說,時任教育部長拿督斯里納吉在1995提呈教育法案修正時,有兼顧各方的需要和敏感度,所以,151條的制定是為了保留華小和獨中地位,維持現狀指的是這個。

他認為,華社不應一直把維持現狀看成是數目的增減,因為獨中在當年必須每年更新准證,但現在卻可以一次過進行,獨中生也可以繼續參加統考。

他說,納吉於1995年12月18日在國會提呈的1995年教育法案二讀中,已清楚的闡明政府修正法令的誠意。

華教課題殊途同歸
“我和董總沒仇

魏家祥也說,他和董總並沒有不共戴天之仇;在華教工作課題上,他和董總是殊途同歸的,也不應是對立的,內心更不應存有仇恨。他也不看低任何曾為華教付出努力的單位。

“我們都是一心為華教,即使意見不同,但不等於必須互相殘殺,而應該是攜手合作,創造更美好的未來。"他說,他和董總高層都有飯局。在3月25日華教救亡抗議大會前,雙方也有聚餐。6月的時候,也一起到阿喜肉骨茶用餐。

針對董總要求他辭職和拉大隊到教育部示威問題,他強調,召開新聞發佈會是為了說明事實;同時,他會繼續其工作和繼續向前走。

談到由德高望重者來斡旋董總和他的關係的問題,他表示歡迎任何努力。

“雖然雙方在媒體針鋒相對,但我必須強調,我和董總並沒有很大的問題,即使在6月初典當華教課題鬧得轟轟烈烈時,雙方也有聚餐。"

“國會記錄錯誤輸入"
魏家祥強調引述1996 年法案

魏家祥說,他於去年3月24日代表教育部長丹斯里慕尤丁總結國家元首施政演詞辯論時,指的是1996年教育法令草案第151文,並非1961年教育法令第151條文。

他坦言,這是國會會議記錄時出現的錯誤輸入,他也是昨天才發現此事,因此會寫信要求修正打字時所出現的錯誤。

董總主席葉新田於上週日說,魏家祥於去年3月24日告訴國會下議院,根據1961年教育法令第151條文,華文獨中的數目須維持現況,即只能保持60所。

他說,事實上,有關法令的條文只到第140條,根本沒有所謂的第151條文,這顯示魏家祥在國會誤導國會議員。

魏家祥今日針對此事召開新聞發佈會時說,他當時是引述1996年教育法案提呈國會,尋求通過的過程,並沒有刻意製造一些不實的內容。

“我當時說,根據時任教育部長於1995年12月18日提呈1996年教育法令,這項法令也考量了國家各種族的需要及敏感度,還有國家前政治領導人的協議。有鑑於此,在1996年教育法案的151條文下,60所獨中將維持現狀。"他強調,他當時引用的字眼是“fasal151",在法案未通過前,法案的條文用語是“fasal",通過後才是用“section",因此,他指的是1996年教育法令。

詢及他當時是否有口誤把1996年教育法令誤說成1961年教育法令,魏家祥說,大家可以在國會官網上翻查當天他於上午11時33分總結時的錄音,並強調重要的是整體內容的連貫性,當中並沒有存在掐造事實的內容。

魏家祥以國會會議記錄、當年教育部長拿督斯里納吉向國會提呈1996年教育法案的講詞及副首相兼教育部長丹斯里慕尤丁總結2012年財政預算案的文件,以佐證他的談話內容是沒有誤導國會的。

“我只要求一個清白,所以把所有文件交給記者去看。我也清楚知道1996年教育法令有156個條文,而1961年教育法令只有140個條文。"除了這個課題,魏家祥也謝絕回應其他課題,他說,“今天我的記者會不要失焦,所以別的議題不要談,明天或後天也可以繼續談其他課題,沒問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诚意为教育付出 施比受更有福

出任教育部副部长的4年多以来,对于愿意为教育伸出援手者,我都无任欢迎,教育部也乐于给予配合,然而,有关援助的前提必须是无私的奉献,而不具有任何动机与企图,需知:“施比受更有福”。

对于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近日炒作的议题,指教育部或我为难槟州政府派发100令吉给予槟州各源流小学生,对此,我要郑重地作出回应。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禁止或阻止,任何人给予学校或学生的援助,我也欢迎任何人士的援助,毕竟,最终受惠的是教育体制与学子。早在6月份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中,我便已告知来自行动党的国会议员章瑛,我欢迎槟城州政府给予州内小学生100令吉,但前提是有关发放是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同时,槟州教育局高官也与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多次的联系和协调,就是希望可以透过最简易的方法,让全体学生受惠。

其次,中央政府在今年新学年时,便已给各中小学生100令吉援助金,当时,也是针对全国所有学校的学生发出,而有关发放也是交由校方处理,无须劳师动众要登记家长的资料。州教育局拥有所有学校的学生人数统计,槟州政府可以透过州教育局的配合,发出有关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身为公务员,有关款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而我们也应对校长们的诚信有信心。

第三,发放的机制有很多种,小学生在领取100令吉后,我相信,他们最后会交至父母亲手中,毕竟,之前中央政府发出有关援助金时,都没有任何问题。同时,学校也可以透过派发成绩单时,家长前往学校与班导师见时,再直接发出相关100令吉给予家长,这些机制都应获参考。

换言之,只要槟城州政府有诚意发出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而不具任何目的或政治动机,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然而,槟州政府执意要获得所有家长的资料,包括住址、联络电话等,这却显得槟州政府不够大方,而且是多此一举,并增加学校教职员的工作,即要为州政府作类似问卷调查的登记工作。

况且,若为获得100令吉,而必须毫无保留地公开家长的资料给予州政府,这对家长而言是否公平?毕竟,学校拥有家长的资料是便于联系与处理问题,然而,州政府借机要获取家长的资料,难免会让人觉得别有用意。同时,若此先例一开,往后有其他团体机构也仿效,那试问我们是否也要允许,家长还哪有隐私可言?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槟州政府执意索取家长资料,方愿意发出100令吉,而以诸多的藉口排除其他可行机制与方案,他们何以如此渴望相关资料?教育部不认同有关做法,并提供中央政府之前派发100令吉的方案,槟州政府不但不能接受,还发表各种似是而非的言论,试图引起民间对教育部的憎恨,当中的动机已昭然若揭。

教育不是政治,不要把政治的争斗带入教育领域;教育拥有伟大的使命,我们要为下一代负责任,也要为国家未来负责任。只要有诚意给予奉献,我绝对无任欢迎,也愿意给予协助;至于那些别有用心,或奉献过程中带有条件的,我是不会认同与妥协的。

Posted in 家祥文章及文告 | Leave a comment

资荒2016年前解决 魏家祥:华小到时不再聘临教

(布城18日讯)一旦教育部落实所有解决华小师资方案后,华小师资短缺问题可望在2016年或更早解决。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今天说,一旦华小解决师资问题后,华小在2016年后不再聘请临教,不符合资格的临教将被裁退。

他今天在教育部主持第六次华小师资特委会圆桌会议后说,目前华小有3万8047个师资空缺,被填补的空缺为3万6173人,这意味着华小尚缺少1874名教师。

“教育部将通过各种管道,包括开办大学资格假期师训班,设法加速培训师资,相信到了2016年,华小不再面对师资短缺问题。”

魏家祥指出,若按照华小师资特委会的路线图,到了2017年,华小将拥有3万8047个空缺,而师资人数则达到3万8466人。

出席者包括华总副总秘书陈耀星博士、全国校长职工会会长彭忠良、教专总秘书骆燕萍、教总主席王超群、雪州教总分会秘书竹春梅、教总师资培训组主任李金桦、师训组副主任李文华。

 

 “根据计算,华小今年有309名教师退休,2013年356名、2014年581名、2015年597名、2016年655名以及2017年656人。”

至于填补的正式教师则为2012年137名、2013年945名、2014年489名、2015年1521名、2016年943名、以及2017年930名。

 

圆桌会议达成两议案要求

教总主席王超群说,在这次的圆桌会议,达成3·25董总抗议大会所通过的四项议案中,第三项及第四项议案的要求。

在“3·25华教救亡运动——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针对第三项议案,希望目前有华文资格在华小已执教三年马来文与英文的老师,让他们继续在英文或马来文加强培训,不过今日建议是定在5年以上。

他说,依据官员的报告,这类老师约有4000名,他们将会在一段时间内通过加强培训,使他们具有英文与马来文的专业资格。

他说,至于第四项议案,将来华小师资培训,所培训的老师都必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拥有华文优等的资格。

 

华裔生育率减少 华小生逐年下跌

魏家祥说,其实从2007至2012年,华小学生人数逐年下跌,从原本的64万8296人减至今年的60万2578人,主要是因为华裔的生育率减少。

全国共有1294所华小,华小临教人数从2008年的4976人,遽减至目前的1874人。

“为了加速解决师资短缺,教育部将开办大学资格假期师训班,把拥有大学资格的临教培训为合格教师。”

( 18-05-2012 )

Posted in 教育部讯息 | Leave a comment

这拳虽叫我心痛,但不叫我放弃

昨日的一拳,让我无故成为325华教救亡运动的焦点,对我而言,这是始料未及的,我可预料现场人士的激动,以及为捍卫华教的激情,但却未预料到,会有人在场欲攻击我,但是,这一拳不会让我退缩,也不会叫我心灰意冷,站在这个岗位上,我职责所在也义无反顾,前面的路不管多坎坷,我依然会走下去。

自从有人试图向我挥拳的消息传遍后,便有不少人致电慰问或在网上发表看法,对于关心我的人与关心事件者,以及在场维持秩序的大会纠察队员和警员,我在此衷心致谢。不管挥拳者是基于什么动机,我选择原谅对方,因为追究下去,只会浪费处理华教的时间;对于一些为行使暴力者拍掌叫好,我也试着体会他们这种本末倒置的思维,也希望他们不会就此忘了什么叫做法治,什么叫做民主。

我选择出席325大会,我抱持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欲亲身了解各界人士对华小师资情况的意见与看法,并从中汲取精华,以便有助于协助解决其中的问题。我不单是教育部副部长,我还是马华的教育局主任,更曾经在马青过去日子里,处理了许许多多关于教育的奇难杂症,对于教育尤其华教而言,我不可不谓这已成为我过去多年政治生涯的一部份。

我想,站在不同阵营上,身为马来西亚的华裔,我们的心都是同样系着华教的,不管你是来自哪个政治团体,或是哪个民间组织,我们何尝不是都共同希望,可以一劳永逸解决师资问题,让华小师资问题得以长治久安?

大会现场支持者向我拋掷水瓶、报纸,甚至有者向我挥拳,这些出现在教育的庄严大会上的激烈反应,平心而论,是否就能解决问题?与其你有力气拋出水瓶或向我挥拳,何不把这份力气化作维护华教的力量,提出更具建设性的方案?

其实大家都知道,问题不能在一时三刻中解决,也不会在我下台时便能解决,若我下台问题即能解决,我愿意即刻离开,下台一鞠躬。官职对我而言就像过眼云烟,我们都知道,没有人可以当官一辈子,况且,我的委托始于人民,若果真我一走了之问题便迎刃而解,我可以放下一切大步走开。

政治上面对嘘声是常有之事,既然站在这位置上,就预料会被批评,况且,面对反对党,你不可能祈求得到掌声,因为那是很奢侈之事,因此,我选择面对不逃避。对于出席者的激动,我能体会也愿聆听,我也知道大家关切华教之心,然而,我倒是希望在激情之后,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会谈,为华教找寻长治久安的良药。

与其花费力气对抗,不如把力量用在更实际的方面,重回圆桌会议,把最实际的看法带到会议上,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务实做法,吵吵闹闹无济於事,了解实际情况再作深入研究,这才是上上之策。

我必须强调,所谓的“八大方案”并不是我或教育部官员凭空想像、闭门造车而制定出来的,八大方案其实是依据出席圆桌会议的教育界人士意见的总和,而八大方案也不是结束,它只是一个开始。目前,我们更应关心的是,如何确保方案中的短期方案,可在最短时间内全面执行,解决燃眉之急。

接下去的日子,我很愿意聆听来自各方对华教现有问题的意见,欲提出意见者,也可把意见电邮至weekasiong2012@gmail.com,我答应每封电邮都会详细阅读。我也希望董总在花心思举办大集会后,也可花心思重返圆桌会议上,提出更佳的意见,共同为华小师资尽力。

我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想当什么伟人,董总前主席胡万铎先生形容我是华教的“消防员”,我想,不管把什么名堂用在我身上,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我能力范围内,尽心尽力把每一件事做好,竭尽我所能为华教付出,毕竟,踏在华教路上,我这一走便是10个年头了,我的心何时何刻都与华教同在,我也不想,我过去为华教的努力,最后落得镜花水月的田地。

我知道,历史总有一天会对曾经的我作出审判,我所做的,终究需向历史交代,因此,我会坚持走对的路、做对的事,哪怕是千夫所指、受尽冷嘲热讽,只要我的绵力可为华教的前程更好,我也在所不惜。

哪天我回首检视为华教走过的路时,我也定要: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对华教问心无愧。只有积极完成使命,才不会愧对内阁对我的信任,才不会愧对华教先贤斗士。

Posted in 家祥文章及文告 | Leave a comment